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 > 文章内容

降息救得了经济?

日期:2020-04-05 浏览:
降息救得了经济? 降息救得了经济?图╱Pixabay 降息救得了经济? 货币供给与投资、投机

储蓄未引入投资部分称为超额储蓄,用以衡量资金闲置情况。1990年代我国投资率约27%,近十年仅22%,投资不振使超额储蓄率由1990年代2.8%升至近十年的11.6%,近六年超额储蓄更年年逾2兆元。

■我国房价所得比2002年仅四倍,近年已达九倍,同期间台北市、新北市则由六倍跳升至12~15倍,全国平均贷款负担率由22%升至38%,如今双北市更高达50~60%,代表买房子的家庭每月要拿半数收入去缴房贷。

经济学家凯因斯曾说:「你可以牵一匹马到河边,但你却不一定能使牠喝河里的水。」讲的就是景气衰退时,尽管政府连连降息,企业却未必会投资,如此自然也就救不了经济

虽然如此,为挽救疫情对经济的冲击,美国上月初还是降息两码,月中再降4码,并重启7,000亿美元的量化宽松,未几又宣布量化宽松无上限,政策堪称空前,然而就如凯因斯所言:「马,未必会喝水。」

自本世纪以来,各国政府无数次降息,降到近年都接近零了,河水四处氾滥,也把马拉过来了,但马就是不喝水,不但不喝水,有时还会吐水。

例如,网路泡沫后,美国联准会自2001年初起连续14度降息,由6.5%降至1.0%,繁荣的同时却也引来泡沫,为免硬着陆,2004年6月开始升息,至2006年6月达5.25%,惟二房风暴愈演愈烈,联准会于2007年9月起又7度降息,如此升息降息,还是无力回天,金融海啸仍旧舖天盖地而来。

明知降息没效,但每逢景气衰退,各国央行还是得行礼如仪得降一降,不过像川普政府本次如此疯狂,则为历史仅见。从过去的经验可知,下如此猛药,非仅无助于经济,最后反而会蕴酿出更大的泡沫危机。

随着美国降息,各国也纷起效尤,我国央行自不能免,日前也调降重贴现率1码,虽然杨总裁说「不会降至零利率」,但与零利率也只一步之遥了,如今放款利率之低,也已改写历史纪录了。

把世界逼封的

中国为新冠肺炎最早爆发地,也最早祭出封城措施,做为著名地标的长城虽再开,也要预约才能进入。图/美联社 2020东京奥运确定延后一年,主办国日本经济损失惨重,在黑夜里闪耀的五轮标志更显寂聊。图/路透 新冠肺炎大流行,柏林布兰登堡前,艳阳照无旅人。图/美联社 横跨泰晤士河的伦敦西敏桥是连接英国国会、大本钟及伦敦眼等名胜的重要通道。在英相强生下令全国禁足后,桥上人车罕见。图/美联社 义大利是欧洲新冠肺炎重灾区,死亡人数已居全球第一,在举国进入封锁状态下,米兰大教堂广场前军警严守,只有鸽子可以自由飞翔。图/美联社 法国锁国,巴黎名胜艾菲尔铁塔前只剩国

钱不投资 反去炒房炒股

我们依据四十年来的资料来检视一下台湾是否也有「马不喝水」的情况。依据央行统计,2000年以前的放款利率非常高,总在8%左右,但那时的制造业投资却年年高成长,1990年代平均年成长率高达14%。

随着央行降息,宽松的货币政策非但没能提振民间投资,反倒为房市添油加柴,这由超额储蓄年年逾两兆即可看出端倪,此外,对比晚近十年制造业投资成长降至1.9%,房屋建筑业投资成长升至7.3%,也可一目了然。

一目了然什么?就是钱进去实体投资的少,跑去盖房、炒房、炒股的多。降息的本意是要提振实体投资,让借钱的成本降低,以引导企业多盖几条生产线,多提升自动化设备。不幸的是,如今这些钱的很大一部分却被拿去炒房,把房价炒到高处不胜寒,广大的青年人因此买不起房子,降息而至于此,岂不痛哉。

长期低利 推升泡沫风险

非仅是如此,炒股、炒房炒过头都将出现泡沫,美国2001年网路泡沫、2008年的房市泡沫全是降息所惹的祸,最后也都掀起了全球经济大灾难。

最后,看看 Marshallian K可以发现,随着台湾货币供给M1B十年提高一倍,Marshallian K 已由1990年代的0.41提高至晚近十年的0.88,去年更接近1,反映长期低利率已让台湾超额流动逐年加剧,大大推升了泡沫的风险。

降息到底是救经济?还是害经济?值得深思。